当前位置:新斋书院>修真小说>长生从炼丹宗师开始> 第710章 霞丘论道,结婴丹成(求月票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710章 霞丘论道,结婴丹成(求月票)(1 / 2)

一年后。

龙渊岛偏西,一片苍翠青绿。

微风吹拂之时,便有一只只灵动的飞鸟翩翩起舞。

仔细看去,哪有什么飞鸟,分明是一朵朵牵连着藤蔓的奇特花草。因那蹁跹的躯体,好似神鸟鸢燕被剪开的尾巴一般,所以给了人飞鸟的错觉。

这便是神鸢尾了!

一道白色身影游走花丛中,运气掐诀,施展丹术,采花入篮。

他的动作很慢,很轻,唯恐伤了神鸢尾一丝一毫。

一二三四……一共十二株四阶神鸢尾!

余下的,基本不成气候,年限不到,仅有二三阶左右。

桑景和站在灵田外,看着白袍道人自田径上慢慢走了出来。

到得近处,他恭敬的说道:“祝贺前辈,灵药丰收!”

罗尘看着用特殊藤条编制的竹篮里面那些灵光烨烨的药草,也不由露出了笑容。

他赞许的对桑景和说道:“辛苦你了。我记得移植这片神鸢尾的时候,仅有八朵四阶层次的,到你手中不过短短九年,便多出了四朵,当真帮了我不少忙。”

桑景和受宠若惊,不过还是谦虚道:“晚辈不敢居功,此乃龙渊岛灵土肥沃,极其适合药材生长……”

两人在田径上不快不慢的步行,谈起了龙渊岛上的情况。

说起来,自从入主这座岛屿后,罗尘便专心进入地渊修炼,还未曾详细了解过这片岛屿。

寻常时候,大多是交给天璇与桑景和打理。

此刻在桑景和讲述下,他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块宝地。

自然灵气蕴积与地渊深处,外泄散发之时先透土壤。

又有无数龙蚯,数千年来不断松土,分泌特殊黏液。

久而久之,这座岛屿上的泥土,大多具备了不俗的灵气。

光是四阶灵土,就足有七种之多!

三阶者,约莫二十一。

三阶以下,那更是数不胜数,遍布龙渊岛各个角落。

又因各自灵土性质不同,这些土壤上长出了诸多奇奇怪怪的灵药花草。

一些灵气不俗的花草,大多被此地龙蚯所生吃了。

像当初罗尘初入地渊时,遇到的三头三阶龙蚯,就是在堕渊龙宗离去后,吃了几株高阶灵药,强行突破的境界。

但也有那么一些天生让龙蚯不喜的灵药,侥幸的活了下来,且品阶不低。

这些灵药,目前都在桑景和的照料下,茁壮成长着。

此刻一个个名字报上来,罗尘心中渐渐有数。

尤其对应着这段时间阅读的那些丹书丹方,慢慢勾勒出了一种辅助凝结金丹的药材组合。

末了。

桑景和又欣喜,又遗憾的感叹道:

“此岛,当真是世间少有的福地啊!”

“即便不那么适合修仙者修炼,但如果以专门的灵药园来看待,龙渊岛绝对会让无数元婴上宗抢破头。”

“就是可惜这些龙蚯,不通灵植培育之法,守着一块宝地数千年却不知怎么合理运用。”

罗尘微笑的听着,心中大致上也是同样的想法。

当年罗天宗在丹霞山上的时候,一开始主营丹药和药材生意。

为了种植药材,也在灵土灵田上花了很大心思。

一度从沁花江李家那边引进青鳞鱼,用这种鱼的粪便来培育灵土。

可即便如此,也只能培育出比较普通的一阶灵土来。

哪像龙渊岛,遍地灵土,可称灵植夫福地!

他罗尘不可能一辈子留在龙渊岛,以后定然是要离开的,到时候这些灵土却是不能浪费了。如果能把蓬莱八角阁彻底炼化,或许能带走大部分灵土。

交谈中,二人已经出了神鸢尾药圃。

“剩下的神鸢尾,你依旧好生照料着,不可怠慢。”罗尘叮嘱道。

桑景和躬身抱拳,“前辈放心,晚辈晓得。”

罗尘笑了笑,“另外,你将之前提到的金棉荆棘花、初夕果……这七种药材,采摘十份成熟的送到碧波潭外。”

他没提要这些灵药做什么,桑景和也没多问。

只是在分别时,罗尘额外嘱咐了一句。

“沉醉灵植培育固然是好,但你修行也莫落下。”

桑景和愣住了。

他算是桑九公花大心血培育的继承者,修为自然不算差,已有筑基九层。

不然也不会孤身一人去往紫灵岛。

但在他看来,自己对青阳魔君的价值,就是帮对方培育药材,所谓筑基九层的境界不值一提。

却没想到,对方居然还会叮嘱他莫走歪了路子。

一时间,桑景和心中竟有些感动。

……

大人物严苛惯了,偶尔的关心,总是让人措不及防,心生感激。

罗尘不在意对方怎么想,拎着竹篮,驾驭清风,朝着碧波潭方向飞去。

途经霞丘山时,他停下了脚步。

远远看去,无数彩霞落入那座山峰中,由此得名霞丘山。

山上,有人相邀。

罗尘微微一笑,转道去了霞丘山。

甫一上山顶,望着远处美景,罗尘不由眼前一亮,心旷神怡。

正是天高海阔,碧波万顷,霞光如织,倦鸟似云!

韩瞻招呼着罗尘在他对面坐了下来。

青石为桌,美酒作伴。

微一仰头,一口清酒入喉,仿佛将万千霞光也饮了下去一般。

“啧……”

“前辈当真是好兴致,天天饮酒赏景好不自在。哪像我,独坐幽冷深渊,不知天日。”

罗尘长舒一口气,许久没有这般惬意了。

对于他的感慨,韩瞻不以为意。

“老夫如今适应身体,不能过度修炼,不然你当我不想苦修吗?”

“倒是你……”

韩瞻瞥了一眼青石旁放着的那个竹篮。

“上半年将成熟的四阶紫猴花尽数采摘,今日又亲自出手收割神鸢尾,想来炼制结婴丹已经提上日程了吧?”

罗尘微微一笑,“前辈慧眼如炬!”

随后,他顿了顿,缓缓说道:“前辈可还记得当年答应我的那件事?”

“什么事?”韩瞻随口问道。

罗尘也不因对方忘记而恼怒,认真的说道:“当初前辈提起过,可在我炼出结婴丹后,将你服用结婴丹的感悟告知于我。”

“哦,这個啊!”韩瞻诧异了一下,然后惊奇的看向罗尘,“这般看来,伱对炼出结婴丹是颇有信心啊,这都提前来问了。”

罗尘怎可能没有信心!

以他如今炼丹术造诣,低阶丹药信手拈来,四阶的只不过是要多费点功夫而已。

即便结婴丹这种上古丹方比较复杂,大不了投入十个成就点,做那万全考虑便是。

见罗尘坚定,韩瞻也不推托,干脆借着酒兴,将当年服用结婴丹的感悟一一道来。

“我那一枚结婴丹是从上古修仙者遗迹中得来,年岁已久,药力流失颇多。服用之时,差点让我功亏一篑。还好老夫底蕴深厚,辅以天帆城赐下的其他结婴资源,这才侥幸一举功成。我记得,结婴丹入喉辛辣无比,待得炼化之时,药力依旧凝练无比,不入窍穴,不滞经脉,只是那么一股脑的往气海钻。入了气海后,也未见分散,而是彻底将金丹包裹起来,开始不断渗透……”

……

罗尘认认真真的听着,一点一滴也不错漏。

尤其是其中一些忌讳之处,还要反复向韩瞻求证。

结婴丹炼化后,药力绝不能强行分化。

在其侵染金丹之时,更是要借着这股力量,达成精气神三宝合一,成那三花聚顶之兆!

末了。

韩瞻饮了口酒,润了润喉咙。

放下酒杯,他同样认真的看着罗尘。

“实际上,以老夫看来,你底蕴之雄厚,当世金丹之辈,少有能媲美者。尤其,我观你体质,侵略如火,堂皇正大,仿如天生一朵真焰火!”

“虽然不知道你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。”

“但这般情况下,或许不用借助那结婴丹,也有七八成的成功机会,用不着寻求外物吧!”

七八成的结婴几率,委实恐怖无比。

世间少有人能在金丹期的底蕴做到如此地步。

哪怕是号称化神之下,破境无瓶颈的天灵根修士,实际上凝结元婴之时,失败与成功也不过五五开而已。

罗尘当然知道自家身体的情况。

浸泡了那塑灵圣泉后,他便拥有了堪比五系天灵根的五灵道体!

即便如此道体因为肉身涅槃被重塑了,但新的火灵之体,依旧是世间少有的优秀体质。

以此体质,配合他的底蕴,结婴成功几率大大增加。

但!

“若有十成十的把握,又何必吝啬一枚丹药呢?如果因那十之二三的机会功败垂成,怎能对得起这一路上死在我手下的累累白骨。”

罗尘淡淡道。

韩瞻点头,无法反驳。

一番交谈下,早已日落西垂,月上中梢。

霞光不再,唯有清风明月作伴。

韩瞻又为罗尘满上一杯酒,同时举起了自己的杯子,脸庞上满是唏嘘。

“七十年了吧!”

“自你我流落北海,已过一甲子有余。”

“那时你初入金丹,我一缕残魂。现如今,你元婴在即,我肉身重塑,你我皆大道有望。”

“现在回想,当真往事如烟啊!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

新斋书院